欢迎来到广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官方网站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

站内搜索:

民调报告

医改提升市民获得感,但不同人群差异明显

发布日期:2018-10-30


2017年7月,广州地区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正式启动。为了解市民对近一年医疗改革效果的评价,广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于2018年6月进行了民调。本调查以分层随机抽样方式,通过电话访问了1000位广州常住居民。


一、整体评价

1、过半数受访市民肯定医疗服务水平的提高,诊疗效果满意度升。

提升医疗服务和医疗技术,努力让群众看好病,是医疗改革的重点任务。民调发现,多数受访市民肯定医改以来医疗服务水平的提升:认为“提高了”的比例达51%(见图1);对“诊疗效果”,市民的满意度较2015年上升了8个百分点,升至近五成的较高水平,为49%(见图2)。




本轮医改的重要变化之一是大幅提高了诊查费、护理费、手术费等,以此保障医务人员的技术劳动价值。对此,受访市民表示认可:认为“合理”的人达65%,远多于认为“不合理”的20%(见图3)。



2、看病贵问题有所缓解,“医保报销比例”评价好转。

新一轮医改通过提升医疗保障水平减轻民众就医费用负担。民调显示,对“医保报销比例”,受访市民的满意度升至39%,比2015年大幅上升了13个百分点;不满意度则从29%降至19%。医保在解决看病问题上,让越来越多市民感到“安心”,持此看法的受访市民比例首次突破五成,比2015年增加了14个百分点达至57%(见图4)。


民调还反映看病贵问题有所缓解:近三分之一受访市民明确表示医改后就医费用负担“减轻了”(见图6),而且对看病费用表示“贵”和“比较贵”的受访市民比例较2015年大幅下降了10个百分点(见图5)。


3、仍超六成市民表示看病贵,“看病花费时间”不满水平居高,“看病贵、看病难”问题依旧反映强烈。

医疗改革最终是要实现“有效减轻居民就医费用负担”的目标,然而“看病贵”仍是受访市民的主流看法,表示看病费用“贵”和“比较贵”的人仍多达63%(见图5);而且认为医改后就医费用负担“没变化”的人居多,为35%,表示“加重了”的人也较多,为28%,两者合计比例达63%,即认为就医费用负担没减轻的受访市民仍是大多数(见图6)。




调查还发现,对“看病花费时间”,受访市民的不满突出,多年维持在45%的较高水平,满意度则不超25%。可见,本轮医改在减少市民就医费用和缩短就医时间所取得的成效,离切实缓解“看病贵、看病难”还有较大差距。


二、各人群医改红利获益分析

改革涉及诸多方面的利益,不同人群在医改过程中得到实惠有明显差异,本次民调结果反映了这一情况。


1、公费医疗者、高收入者成医改获益较多群体,就医费用负担减轻较明显

对就医费用负担减轻,公费医疗者感受最明显,表示“减轻了”的为34%,而其他参保类型人群认为“减轻了”均不足三成。而且,公费医疗者认为看病贵的为53%,是各人群中最低的。

中高、高收入者的就医费用负担减轻感受也较明显,表示“减轻了”的比例为32%,多于“加重了”的;分析还发现,对医改效果多项评价,呈现收入越高者评价越好的特点。尤其是对看病贵问题上,中高、高收入者认为贵的比例大幅下降,从2015年的70%的高位降至今年的48%,远低于其他收入者20个百分点左右(见表1)。


2、超三成五的低收入者和非稳定就业者表示就医费用负担加重

让最贫穷、最困难的人群优先得到改革红利,促进社会公平,是医疗改革应有之义。然而民调却发现,对就医费用负担,低、中低收入者表示“加重了”的仍有36%,明显高于“减轻了”的22%,其中低收入者表示“减轻了”的更低至18%。分析还发现,对看病费用评价,低、中低收入者认为“贵”和“比较贵”的多达72%。

与低收入人群相似,非稳定就业者的医改获得感亦不强:对就医费用负担,非稳定就业者表示“加重了”的多至39%,表示“减轻了”的只有15%。对看病费用,非稳定就业者认为“贵”和“比较贵”的最多,达78%,高居各类人群之首。

3、老年人对医疗服务水平提升评价不高,“看病花费时间”不满意度明显上升

调查显示,对医疗服务水平,61岁以上老年人的评价居各年龄人群之末,表示“提高了”的不足五成,为48%。对就医费用负担,老年人认为“加重了”的有33%,明显多于认为“减轻了”。调查中有受访者反映,药品虽降价,可医院却经常缺药,只能开处方让患者去药店买,导致无法享受医保报销而费用上升。

尤其值得重视的是,对看病花费时间,老年人的不满意度明显上升,从2015年的28%升至44%,升幅是各人群中最大的(见表2)。据不少受访老年人反映开药麻烦了,原来能开一个月的药,现在只能开一个星期或半个月,跑医院的次数更多了。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,老年人的看病需求日益增加,如何保障老年人的医改获得感,成为本轮医改的一大挑战。